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即便是黑白灰,也让她放出七彩光华

 
 
 

日志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2010-02-04 21:36:11|  分类: 刘懿生活影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月3日是“暖冬”计划第四站东营艺术区“我不相信”的日子,当天早晨刘懿接到张玮需增援的电话即刚值完夜班的王维刚和李道士 兰和尚立即赶去。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下:这位警察对我拍照异常愤怒,好像他在干见不得人的事,我与他争吵起来。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上:与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和拆迁队伍对峙,使他们不能强拆。报警后警察把这块地的中标拆迁公司的负责人即与我经常打交道的任工头叫来,他说拆迁工人不是他们的人随即离去。是正阳公司自己找来的拆迁队伍。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上:下午去到东营艺术区外小树林,早有人在分发面具。头一天下午金盏派出所王宝松警官到我工作室去找我打听今天的情况,因我不在未果。晚上又给我来电话,当然也打听不出什么来。后来听张玮说他们根据身份证地址晚上找到他妈妈家,要求取消活动。

9位东营艺术家强行打开艺术区大门才使我们这些被邀请的艺术家得以进入: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上:张大力在喷他的标志性符号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上:金子在他已打不开的工作室门前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上:刘玮在拍摄这个活动中不明身份的人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上:所有已搬出的工作室都被加层。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创意正阳艺术区又有突发强拆冲突,活动临时改回创意正阳: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上:黑羊与机器巨兽死磕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上:钢铁巨兽被驱离创意正阳艺术区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上:我们围住拆迁办的车子高喊:艺术维权,保卫家园!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上:当地官员躲在远处

下:大家用私家车堵住的、各路口,乘大巴去往东直门地铁站乘二号线一圈。没有语言,两站一换乘。便衣一直在跟踪我们。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上:李道士和王维刚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上:媒体用机器对准我们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上:张大力的血盆大口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车厢中的牛鬼蛇神就是我们。曾有一段经典对话问:“你们是干嘛呢?”答:“阿凡达。”领悟了:“哦,拆迁啊!”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上:左是金嵩茂,右是我刘懿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我们很开心地完成我们的地铁散步计划走出东直门地铁站,然而等候我们的大巴却告诉我们他们已被报警要立即去派出所,不能拉我们回去,交涉无果。当时交通高峰期,只能好部分人员打车,部分人员乘公共汽车回去: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强拆中的“暖冬”计划“我不相信”—拆迁中的创意正阳艺术区8 - 刘懿工作室 - 刘懿工作室 YI LIU STUDIO

次日得知东营艺术区除有东西未搬的肖歌和赵碧琴工作室,其他工作室当夜即被政府派拆迁队伍拆为废墟,传说开发商王胜利被抓。下午彭弘智到创意正阳对峙现场告诉我刚经过东营,那发生大火,六辆消防车到场灭火。?????。。。。。

艺术部落http://www.xdsf.com/bbs/thread-18080-3-1.html

韩伟华博客http://blog.artintern.net/blogs/articleinfo/hanweihua/85679/op/1

金子博客http://blog.artintern.net/blogs/articleinfo/jinzidejia/85724

http://bbs.news.163.com/bbs/society/165914891.html?1265294178450#reply

http://www.xdsf.com/bbs/thread-18014-1-1.html

南方都市报http://www.xdsf.com/bbs/thread-18064-1-1.html

http://cqjinsong.blog.sohu.com/143819419.html

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show.asp?idwriter=0&key=0&BlogID=2563585&PostID=21849169

 http://hy1221hy.blog.sohu.com/143865039.html

新京报http://culture.people.com.cn/GB/22219/10927654.html

http://bj.yzdsb.com.cn/system/2010/02/04/010361182.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30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